首页 »

华为离职江湖⑭|30岁对话50岁外国部长,离职后加盟网易,梦想65岁回归武当山

2019/9/12 9:49:46

华为离职江湖⑭|30岁对话50岁外国部长,离职后加盟网易,梦想65岁回归武当山

“若我给自己这十年的职业生涯加个书签的话,华为必定是浓墨重彩的一个篇章。”说到“华为”时,张波的眼里有光。

 

不过,这位80后的风格似乎与清一色的华为系工科男形象划不上等号。

 

他喜欢纳兰容若的词,自称纳兰若波,兴致来了喜赋诗词。

 

他自小在武当山边长大,他说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,我终有一天将回归武当山,于天地自然间修行。

 

“我的人生格言就是丰富人生、洒脱情怀、友义同乐,逍遥天地。”张波的职业生涯就很好地阐释了这个“丰富”:加入华为前,他在外企摩托罗拉;在华为奋斗五年后,他去了创业公司;如今他定居西子湖畔,加盟网易,最新角色是”网易云”市场运营与渠道部总经理。

 

 

在这些职业标签中,华为的烙印成了他的底色。“华友出来不会都去创业,去其他企业就职,也能成就一番事业。我想我的经历应该也是一个很好的样本。”

 

说这话时,张波很有自信和底气。短短一年多的时间,“网易云”在业界已颇有影响力。谁说,只有自己创业成功才算是成功呢?

 

30岁对话50岁的外国“部长”

 

张波来上海出差,间歇把他约到报社采访。对老建筑颇有感觉的他,一路看一路拍,不放过老房子里的角角落落。

 

“你知道,我中学喜欢读什么书吗?“

 

工科男一般会兴致勃勃地聊技术、聊商业,很少聊文学,他倒是主动分享阅读体验,“当时印象最深的两本书,一本是《基督山伯爵》,另一本是《鹅毛笔》。那时我还没有形成很强的世界观,特别是《鹅毛笔》,有些另类,却启蒙我知道了世界和人类的多样性,我们会遇见不那么美好的事物,但可以选择成为美好的自己。”

 

的确不是一般的工科男思维。他说的“丰富人生”似乎从这里就开始有了端倪。

 

张波本科在武大就读。武大坐落于珞珈山和东湖畔,他修了两个专业,遥感信息工程和商学院的市场营销。

 

张波的父亲是公务员,也希望儿子能从政,可张波有自己的人生规划。他的工程硕士是在厦门大学读的,这又是一座很美的靠海的大学,如他所说,“我喜欢自然,亲近山水。”

 

2008年毕业后,张波入职摩托罗拉。“这家美资企业进驻中国比较早,号称跨国公司的职业经理人黄埔军校。公司文化很伟大,我们称它是一家瞻仰人性光辉的企业。”

 

何为人性光辉?他讲起一个小故事。

 

“入职培训时,国旗班退役的保安队长的一席话对我触动很大。他说,公司会给每个人发一张30万额度的信用卡,供出差使用。如果当你遇到危险,不管是出差,还是在家或任何地方,请你把这张卡主动给对方,告诉他怎么去银行取钱,因为把你的生命保住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

“这就是摩托罗拉的文化:珍惜员工,尊重个性。不过,在竞争激烈的电信市场,没能持续保持领先。”

 

2010年,27岁的张波离开摩托罗拉,进入华为上海研发中心。

 

从一个相对自由的企业,到一个讲究狼性文化的企业,大都会有些不适应,但这也正是张波想要的节奏,“年轻人就应该拼一拼,既然矛盾无处不在,我就正视和溶解它。”

 

 

张波在华为无线做Marketing(市场),他所在的无线产品线应该是华为最赚钱的部门之一,每年有几百亿美金的营收,但也是高挑战高压力,海外出差是家常便饭。

 

面向海外客户,张波负责市场交流和客户接待。“我们的客户都是像沃达丰集团、西班牙电信这样的跨国集团CTO和技术总监,还有类似邮电部长的这一类角色,一般都50岁以上,而我那时才30岁。”

 

如何与比自己人生经历和层次都高很多的大咖对话呢?

 

张波分享起华为接待客户的三个层次:最普通的,Gone with wind,客户来了,交流结束走了,像风一样没带走有价值的信息,“我会做很多工作避免这种情况发生”;

 

第二层,Get as expected,客户来了,达到了交流的预期,满意而归。“为了实现这个层次,我们精心策划打造了一系列的营销武器库,从最新最酷的展厅展车、到客户可以亲身感受互动的体验中心和实验室、到传说中的一吨的客户定制主打胶片”;

 

最高的境界,Feel at home,就是让客户来华为,感觉像到家了一样,满意的还要再来。比如,法国的客户来上海交流,谈好生意,我们在石库门老房子里共进法国大餐,同时请专研中法文化30年的大学教授,交流中法文化艺术。“我记得,那次50多岁的’部长’兴致盎然,主动为我们演奏了伊夫·蒂博戴的钢琴曲。”

 

“这就是华为带给我的机遇,年纪轻轻就能在国际舞台上和高层次大咖一起交流,在视野、思想上快速提升,我们对此都很感恩。”张波说。

 

在华为,如果去海外出差,年轻人往往可以独当一面、收入翻倍。有的去个三五年,可以回来买套房了。但快速成长背后是付出。“我还算好,我们有同事去了非洲,要面对疟疾和战争的危险,那才是真正的考验。有个同事得过两次疟疾,有了后遗症,早上定了六七个闹钟,也很难唤醒。还有同事跟我讲,正在办公室工作,突然联合国的人冲进来说要打仗了,几分钟内雇佣兵开着装甲车把他们带走,等过一两天后回来,办公室、公寓里满是枪眼。”

 

2篇署名文章在《华为人报》头版头条刊发

 

“从我父母家开车20分钟就到武当山了。我现在33岁,可以拼到45岁,这是事业奋斗期;45岁以后开个茶馆,品茶论道,和朋友们一起交流舒解;65岁后,我就准备归隐武当山了。”

 

张波和他爸妈说这个计划,“他们说,你疯了吗?”

 

他和妻子说这个计划,“她回答,你要去武当山就去好了,我会每个月来看你一次。”

 

张波一家。

 

张波的家在杭州,他和妻子的感情好,他称妻子为“家后”。家后在阿里工作,也很忙。

 

一人在魔都张江,一人在西子湖畔,矛盾隐现。“周五下班已经很晚了,然后我赶到杭州,周日再赶回去,华为打卡很严格。”

 

在华为,张波最自豪的,他有2篇署名文章在《华为人报》头版头条刊发,且都与他参与的业务有关。《华为人报》在华为人和运营商中的影响和地位可想而知,“这个版位通常都是高层发文的专属。”

 

收获大、成长快,但两地分居的矛盾也大。对张波来说,这个平衡快要打破了。他会为妻子写诗,但抗衡不了距离的折磨。“华为是讲成就客户的,加班文化很厉害,很多员工把苦当作文化,甚至不能表现得很逍遥。组织会派你海外常驻,我如果不去,也无法升职。这个矛盾已经震撼心灵了。”

 

2015年,张波的孩子出生了。“两个人还可以奔波,但有了小孩,就不能再妥协了。”

 

那年,他对自己的人生做出了全新的选择:毅然辞职,回归家庭,并加盟云计算创业型公司。先是去“又拍云”,后来又去高升控股,一起帮助这家公司上市。

 

他把家安顿在了富春山脚下,青山绿水,亭台楼阁,呼朋引伴,挺符合他的品味,“若你来杭州,纳兰若波陪你在江南茶馆品茶论道”。

 

“高升控股”上市后,张波开始寻找下一个职业目标。这一站是——网易。

 

他的团队有不少前华为人

 

他打开手机中的“网易云音乐”。里面有一首网易云团队的自编曲——《云计算技术哪家强》。

 

你还在烧钱买服务器吗

当当当当土豪吗

你还以为找些程序猿

就能创业成功吗

你还把开发个APP当作是互联网+吗

你还没日没夜人工鉴黄被掏空吗

……

 

词的内容是张波的市场团队所填。

 

什么叫云?他给我普及这个最基本的概念——云计算就是提供给企业“水电”的基础服务。云计算是趋势,顶尖的公司都会去做云。目前有三类公司:一种是BAT、网易等互联网公司;一种是IBM、华为这种传统公司;还有一种是创业企业,比如上海的UCloud、杭州又拍云。

 

网易云成立时间不长,仅仅两三年的时间。目前,张波的市场营销团队有来自华为、阿里、腾讯等各路人马,其中也有不少前华为人。“华为人有共同的价值感,是职场中很受欢迎的一类。”

 

“如果摩托罗拉让我学会尊重生命,那么华为带给我的就是‘危机和奋斗意识’的狼性文化,现在我的团队中又融合了更多样的文化,大家凝心聚力共同为网易云奋斗。”

 

“你觉得压力大吗?”

 

“大的。”

 

“我们要与那些做了十年的企业竞争,实现弯道超车,这个挑战很大。”但他有这个信心。“如果说市场上已有的云计算厂商摸到了大象厚重的肚子,那么网易云则摸到了大象灵巧的鼻子。”

 

网易云团队。

 

数据显示,网易云已经有50万客户,其中包括35万企业客户和7亿终端覆盖。在通信与视频、内容安全、云客服等领域,目前,网易云已经处于业内领先。

 

张波拿“网易云音乐”举例,这个平台日均评论数量非常大,音乐评论质量也很高,而网易云音乐的社区评论被称为中国最和谐的社区,这是如何做到的?

 

他耐心解释,“如果堆人力7*24小时一条一条地审核,需要的人数无疑是一个无底洞。即便结合一些过滤规则、举报机制,工作量也不能减少多少,因为规则并不能正确处理当下的拆字、谐音等内容垃圾变种。所以,必须采用更先进的技术手段来解决。网易云音乐使用的就是网易云安全易盾等产品和服务。”

 

张波和他的团队。

 

网易云的愿景很大。丁磊曾说过,网易云产品的推出,就是要解放全中国千千万万的程序员,让他们过上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幸福生活。

 

这个问题,张波也思考了良久。“我们的产品和技术就是在为企业提供服务的同时,还会通过知识体系、教育培训等方式帮助企业的技术人员在专业和职业领域挖掘得更深,从而自下而上推动企业创新”,说到这,他拿出一把印着“网易云-商业匠心、技术创新”的扇子,微微一笑。“技术知识教育的精髓意味着,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一个技术灵魂激活另一个技术灵魂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