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对外投资缘何大幅下降?中国经济前景究竟怎样?

2019/10/10 2:36:33

对外投资缘何大幅下降?中国经济前景究竟怎样?

       今年1—7月,我国实现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572亿美元,同比下降44.3%,商务部表示是非理性对外投资得到进一步有效遏制。8月18日,国办转发国家发改委、商务部、央行和外交部《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》,明确了鼓励、限制、禁止三类境外投资活动。《意见》提出,限制房地产、酒店、影城、娱乐业、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,重点推进有利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和周边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境外投资。

        一个是对外直接投资的数据,一个是规范境外投资的《指导意见》,前后几天内公布,在国内外经济界和舆论界引起一定反响。那么,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大幅下降的原因何在?如何看待政府加强对境外投资项目的监管?中国经济前景究竟怎样?

 

        大幅下降有去年高基数等原因

 

        “今年以来对外投资的巨大降幅主要是去年高基数所致。”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经所原所长陈凤英介绍,今年上半年,我国对外投资3311亿元人民币(折合481.9亿美元),这与2015年同期的3432亿元人民币相对持平,而2016年同期为5803亿元人民币。“如果不是去年基数太高,上半年跌幅也不会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 商务部国际贸易研究院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认为,由于去年对外投资热潮中出现了盲目投资等问题,国家四部门在去年11月联合出台了规范对外投资的政策,针对部分项目和交易实施了更严格的合规性和真实性审核,效果就是今年以来对外投资大幅下降。

       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指出,一个国家对外投资的短期波动是很常见的,比如德国2015年对外投资是933亿美元,2016年下降到346亿美元,降幅63%。中国的对外投资变化,也要用平常心来看待,这些年中国对外投资增长很快,大家习惯于增长,而不习惯于波动。其实不必“敏感”,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态势更趋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 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上月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国内外经济环境变化也是对外投资下降的重要因素。一方面,国内经济状况向好,今年上半年,各种经济指标都在趋好,一些重要经济指标超过预期。“国内的钱好赚了,对外投资的意愿就没有那么强了。”另一方面,国际上的投资不稳定、不确定因素增多,很多国家保护主义抬头,包括加大了对外资的安全审查。

        记者也注意到,来自德国媒体8月19日的消息称,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三国因担心外国企业通过兼并形式投资欧洲,最终会控制住欧洲企业的最新技术,影响欧洲的国家安全,已建议欧盟委员会加强对外国兼并欧洲企业的审查与监控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抑制非理性对外投资

 

        这次国办转发国家四部门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《指导意见》,再次引起国内外高度关注。中国近几年对外投资规模不断提高,显示出综合国力的上升和继续扩大开放的姿态,为何官方发出警示风险并出台政策加以规范?

        在世界经济进入转型期、很多国家推动实体经济转型和基础设施升级时,中国企业获得了参与国际经济竞争与合作的良好时机。早先实施“走出去”战略的中国企业,大多投资资源、科技、制造业项目,近几年随着民营企业的对外投资大幅增长,中国企业的对外投资领域也大大拓宽。统计显示,2016年,我国境内投资者在164个国家和地区进行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达1701亿美元,比上年增长44%,一跃而为第二大对外投资国。预计未来5年,我国的对外直接投资总额将达到7500亿美元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,在中国企业“走出去”过程中,也出现了非理性的对外投资倾向。一些企业未能准确把握国家“走出去”战略导向,缺乏系统规划和科学论证,盲目决策,后续经营困难,损失较大;一些企业将境外投资重点放在房地产等非实体经济领域,不仅未能带动国内经济发展,反而导致资金大量流出,债务“留”国内,资金“流”国外,影响国家金融安全;一些企业忽视投资目的国环保、能耗、安全等标准和要求,投资后的生产引发与当地民众的纠纷,有时不得不停工,既造成经济损失,也损害我国对外形象。具体到项目上,近两年一些企业对海外房地产、酒店、娱乐业乃至足球俱乐部等产业的投资迅猛增长,仅去年对美国旅游业、娱乐业的投资就约200亿美元。媒体也报道过,万达投资的马德里地标建筑西班牙大厦在两年后出售了全部股权,损失上亿元。还有一些折合数百亿元人民币的收购项目,远远偏离了企业主营方向,如某邮轮公司收购互联网游戏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尹中立指出,非理性投资包括一些不以增加生产为目的交易,本质上是一种资产转移的行为,有的还可能涉嫌洗钱。而且,非理性对外投资的机构大多数在境内已是高负债,拿着从境内银行或其他机构借来的钱到国外购买资产,一旦出现失误,会增加我国的金融风险。

        这种情况下,去年11月底,国家发改委、商务部、央行及外管局联合出台了规范对外投资文件,加强了对外投资的真实性、合规性审查。随后,国务院国资委在今年初出台相关文件,进一步规范国有企业对外投资。在一系列规范措施下,我国非理性的对外投资得到有效遏制。据商务部统计,今年上半年,我国房地产业对外投资同比下降82.1%,文化、体育和娱乐业对外投资同比下降82.5%,分别仅占同期对外投资总额的2%和1%。不久前,国办转发四部委《指导意见》,这再次表明,我国防范资本外逃的法网进一步收紧,洗钱逃税行为行不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国际机构上调预估 较高增速将是“常态”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对外投资监管力度的加大,是不是中国经济面临较多困难?是否影响中国的扩大开放呢?

       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严鹏程近期明确指出,中国支持国内有能力、有条件的企业开展真实合规的对外投资活动;支持以企业为主体、以市场为导向、按商业原则和国际惯例对外投资项目,尤其支持企业投资和经营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及国际产能合作项目。

        商务部国际贸易研究院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指出,这是从“大规模”走向了“高质量”,对外投资结构优化,在挤压了盲目投资和部分投机之后,未来的发展会更稳健。

        同时,中国经济的前景普遍为人看好。上半年GDP增长6.9%,重要经济数据好于预期,实现全年增长6.5%的目标可以说基本不是问题。诸多国际机构纷纷上调中国经济增长预期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最新发布的《世界经济展望报告》中,维持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长预估不变、小幅上调对中国的增长预估。经合组织在近期的一份报告中指出,中国结构性改革取得积极进展,在生产率提升、稳定就业、增加收入和“放管服”等方面的改革效果显著。

        与之相伴的,是对中国经济的深度剖析。在国内外专家的评价中,“韧性”成为高频词汇,“改革”成为观察动因关键词。美国经济学家、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史蒂芬·罗奇高度赞赏中国经济的韧性,他强调,悲观主义者总是用看待本国经济的眼光来看待中国经济,“过去和现在,这种看法都是错误的”。法国《回声报》刊文指出,中国经济稳中有进、稳中向好的有力格局,得利于改革释放红利。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扎实推进,为经济新动能的培育与壮大提供了有利条件。还有位美国宾汉姆顿大学荣誉教授詹姆斯·彼得拉斯不满意美国政界、学界、媒体界一些人唱衰中国经济,近日在人民日报撰文表示,总有一些人像青蛙一样鼓噪中国必然崩溃。随着每一个谣言的真相大白,这些“青蛙们”不断变化自己的论调。

        论及韧性,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做出自己的思考:有韧性的经济,就是政策和体制总能在关键的时候做出适应性的改变,去激励一轮一轮更新和更有效率的经济活动,在价值上冲销上一轮增长扩张可能留下的代价。

        更有一些舆论认为,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进一步推进和创新驱动战略的进一步实施,中国经济有着更加广阔的潜力空间,保持较高增速将是“常态”,中国会继续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最大引擎。